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成果展示 » 日志文章

斗士的悲怆

发布时间: 2015-09-14 22:48:49   作者:袁聪莲   发表者: 袁聪莲     浏览次数:(1437)   评论次数:(0)    

斗士的悲怆

今天看来叶多多的报告文学《一个人的滇池保卫战》(2012年《北京文学》),认识了一个叫张正祥的老人,一个视滇池为母亲的人,一个一生命捍卫滇池的人。

去云南的时候,熟悉的人和不熟悉的人,都提醒不要去滇池,现在的滇池被污染了,一点儿也不美。其中也有人轻描淡写,有人深感惋惜。见多了说多了污染,从来没见过滇池,没想过滇池的污染发臭与我有何关系,“污染”在我的脑海里就是两个方块字,跟和所有自己没有感情的东西一样,我对滇池失去了兴趣。我对滇池所有的印象只是乘车经过时看到的一片灰暗和浑浊的泛绿的水。

想不到,被污染的滇池水后有一个如此坚持的斗士。从20世纪60年代到现在,从风华正茂到风烛残年,从年轻力壮到全省残疾,从富裕的专业户到一无所有只能借住到别人家里。为了保护滇池,30年来,他绕滇池走了2000圈,行程30余万里。他曾经健步如飞过,可这条路越走越艰辛,每一圈都是危机四伏、困难重重。尽管头发花白,尽管手脚残疾,尽管右眼失明视力微弱,尽管他不知明天迎接他的是阳光还是刀枪,但是他坚持了,只要他今天还有口气,今天仍然能走。他截栏偷砍树木的,他一次次地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他揭露人们对滇池环境的蓄意破坏,他阻止开发商,他挑战政府,他质疑权威。他经历了无数次的追打,无数次的谋杀,无数的拳头和棍棒,无数次的威胁与收买,几次从死神中捡回性命。他坚持了。身挨拳,腿遭砍,他坚持了;手断了,眼瞎了,他坚持了;妻子走了,女儿走了,儿子被吓疯了,孙子被恐吓与蹂躏,他坚持了。

无法想象一个一个滇池的呵护者,有着这样的艰辛与悲怆。

想不到,滇池的呵护者有如此悲怆的付出。家没有了,妻子没有了,女儿找不到了,儿子疯了,健康没有了,住所没有了,甚至已经结婚生子的女儿经受不了这种生活,选择了消失。他得到的是恐吓,是报复,是拳头棍棒,是刀枪,是残疾和贫困。而这一些,在我沉重的心头只能用“悲怆”一词了。

保护环境,造福子孙后代;保护母亲湖,造福民生。那本来是政府的事情,怎么就成了一个人的奔于呼告。某些官员的功利,政府的短视,商人的唯利是图,百姓的生机对于他们的利益而言,那是微不足道的,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说什么都敌不过个人前途与巨额利益。这是一个人的悲怆,是一个时代的悲怆,是一个民族与国家的悲怆。

应该看到,张正祥是幸运的。他的反映,引起了媒体的关注,引起了某些当权者重视。他可以请得来各地的媒体,他可以请得来CCTV的记者甚至是港澳的媒体,有了媒体的支撑,他的反映就有结果或者暂时有效果。虽然那些大大小小的荣誉不能成为一个孤独的的捍卫者的护身符,但最起码可以表示一个人的影响力:他的行动得到了社会的承认。这对于一个斗士来说,是一种精神支撑。

全国还有多少像张正祥那样的,为生养自己的那一方山水的奔走呼告的人,他们的力量更加孤单,他们背后没有媒体,头上没有光环,他们的生存状态也许永远掩盖在虚假的繁华之下,永远不见阳光。

对于我们这个麻木的功利化的短视的社会,张正祥这样的正义者也许成不了一个英雄,他只能是庸人眼中的“疯子”。但他绝对是一个斗士,一个悲怆得足以映照他人的懦弱与卑微的斗士。

Tags: 本文暂无Tags!
您尚未登录,请登录后发布评论! 【马上登录

评论列表

暂无相关评论!
 

| 帮助中心 |返回旧版

技术支持:浙江省教育技术中心、北京国之源软件技术有限公司 
©2015 yun.zjer.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5000083号